人生屋
卷首語 萬葉集 情感 熱讀 流行 視野 成長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青年文摘 > 情感 > 母愛也有另一種

母愛也有另一種

時間:2020-09-15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從1950年到1959年,從八歲到十七歲,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,我一直生活在母親身邊。“最疼我”的也許的確是母親,可是我卻并無那一個“最”字橫亙心中。
  
  物質上,母親自己極不重視穿著,對我亦然,冬天不至于凍著就行。母親也幾乎不給我買糖果之類的零食,她堅信,一個人只要吃好三頓飯,便可健康長壽。
  
  令鄰居大為驚訝的是,所訂報刊最多的是我家。父親只訂了一份《人民日報》,其余的都是給我訂的。有鄰居大媽問我母親:“你怎么舍得給兒子花那么多錢?你自己穿得這么破舊,家里連套沙發椅也沒有!”母親回答得很坦然:“這個愛好,盡著他吧!”
  
  母親在供應我買課外讀物上的投資,還有我看電影和話劇上的投資,更是一個驚人的數字。從1955年到1959年,我大約沒放掉過當時任何一部進口的譯制片,我幾乎把北京人藝所演出的每個劇目都看了。
  
  1959年,我被北京師范?茖W校錄取。這所學校就在市內,因此我覺得還可以晚上回家吃飯和睡覺,母親卻給我準備了鋪蓋卷和箱子,并告訴我星期六再回家來。
  
  母親不僅把我“推”到了學校,而且,也不再為我負擔報刊的訂費,我只能充分地利用學校的閱覽室和圖書館。
  
  1960年春天,父親奉命調到張家口一所軍事院校去任教,母親也去,還做主把那幾間屋退了。
  
  父母離北京去張家口那天,我沒送行。到了周六下午,我忽然意識到,在北京,除了集體宿舍里的那張上鋪鋪位,再沒有可以稱為家的地方了!那一天,我還沒滿十八歲。
  
  在內心的感情上,我曾對母親有過痛怨。母親在世時,我從未向她吐露過。畢業后,我在北京一所中學任教。我用的棉被被套糟朽不堪了,于是,我給母親寫信要一床被套。母親很快給我寄來她為我縫制的新被套,但同時我也接到了母親的信:“被套也還是問我要,好吧,這一回學雷鋒,做好事,給你寄上一床。”她乃一平凡的老太婆,禁不住為一床被套“斤斤計較”?還是她對我并沒有最徹底的母愛?
  
  現在我才領悟,母親那是在告訴我,“自己的事要盡量自己獨立解決”。自那以后,我確實再沒向母親伸過手。
  
  1971年我有了兒子后,父母因軍事學院解散,被安置到偏遠的家鄉居住。此后,母親不僅不要我從北京給他們寄錢,反而每月按時往我這兒寄十五塊錢。那張張匯款單上都是母親的筆跡。
  
  父親于1978年突發腦溢血逝世。1988年深秋,母親也進了醫院。她在一天晚上毅然拔下抗衰竭點滴針,含笑追隨父親而去。她在子女成年后,毅然將他們放飛,而在她喪偶后,也不要成為子女們的累贅。這是母親的自尊。
  
  靜夜里,憶念母親! 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排列三太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