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卷首語 萬葉集 情感 熱讀 流行 視野 成長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青年文摘 > 情感 > 深井下的父親

深井下的父親

時間:2020-09-15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“爸,我不讀書了,反正考不上。”他低聲說。
  
  父親看了眼他帶回家的行李,沒說話。此后,父親每天繃著臉,不看他一眼,也不與他說話。他知道父親在生他的氣。
  
  每天,他跟著母親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沒有了學業的壓力,這種采菊東籬下的日子過得云淡風輕,只是對父母有深深的愧疚。第四天,他悄悄告訴母親,想跟著父親去煤礦做工,父親答應了。
  
  天還未亮,父子倆便出發了。他們要趕在天亮前到達煤礦,父親走得很急,他看不到父親的臉,只看到他單薄瘦弱的背影。在井口,整理檢查完畢,他跟在父親身后下到一百多米深的礦井下工作。安全帽是每個人最重要的安全裝備,既可照明,又能防止掉落的小石頭砸傷頭。父親的安全帽上布滿一個個小坑,油漆也脫落了,顯得斑駁陸離。
  
  那是他第一次下礦井,有點忐忑,又感到新奇。越向前走,巷道越狹窄、低矮,有的地方只能半蹲著側身過去。他被分配在運輸組,裝煤的工友憐憫他是新來的學生娃,不會給他裝太多,而父親卻相反,不僅裝得滿,還不時用鐵鍬拍拍,壓實了再加兩鍬。他明白父親的心思,可路是自己選擇的,他不會輕易退卻。
  
  下午,他與父親被分在不同的巷道。對他來說,新奇感已蕩然無存,代之而起的是腰酸背疼,及吸入煤塵后的極度不舒適?粗鴵]汗如雨的工友們,他不禁感慨萬分。如果不是親身經歷,他何曾知道父親每天都在如此陰暗潮濕的環境下工作?而自己能坐在溫暖明亮的教室里學習,那樣的時刻是何等彌足珍貴。
  
  “快跑,塌方了!”有人喊道;艁y的工友拼命向井口的方向跑去,他糊里糊涂跟著跑。
  
  “小春!小春!”他聽見父親聲嘶力竭的喊聲。擁擠的工友中一個瘦弱的身影正向他剛才工作的巷道跑去,那是父親。
  
  “爸,我在這兒。”他朝父親大聲叫道。他的聲音如落入喧鬧的大海立即被淹沒了,求生若渴的工友潮水般涌向安全地帶,而父親依然不顧一切逆向跑著,跑向黑暗深處。他叫著父親,向父親跑去。“轟”的一聲,煤塵波浪般撲面而來,瞬間倒塌的石與土將他與父親分隔在兩個空間。
  
  當血流滿面的父親被救出時,他跪在父親身邊號啕大哭。
  
  救護車風馳電掣般向醫院駛去,他與其他受傷者家屬坐上了另一輛去醫院的車。彼時,蒼茫的青山肅穆靜立,山坳間一輪夕陽快要隱去,夕陽的顏色如血一樣紅。他捧著父親的安全帽,帽子上還有父親的血,如夕陽一般的顏色,刺得他的眼睛生疼。
  
  那一夜,他守在父親身邊一刻也不敢休息。白天經歷了太多,他覺得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夢,而夢境卻又近在咫尺。他與父親經歷了一場生死劫難,之前,他從未如此深刻地體會到寡言的父親那深沉的愛,而自己也從不知道,身為礦工的父親每天行走在極度危險的邊緣,每一時、每一刻,前進一步,可能是生,也可能是死,而父親卻從未有過片刻猶豫,只是決然地向前。
  
  父親治愈出院后,他重新回到了學校。那次事故于他是一次洗禮,父親用生命給他上了驚心動魄的一課,讓他有了重新出發的動力。后來,他終于考上了心儀的大學,實現了一個又一個夢想。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排列三太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