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守護神

守護神

時間:2020-08-26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1。奸臣入獄
  
  這些日子,京城最大的新聞就是:太尉高銘入獄了!太尉雖不是名義上權力最大的大臣,但手握兵權,實權極大;实鄣腔鶗r年幼,高銘把持朝政,黨羽無數,再加上高銘當年打仗時曾救過先皇,屬于兩朝重臣,其實早已是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的朝堂主宰了。
  
  只可惜樂極生悲,皇帝成年后,不動聲色地打了場反擊戰,利用禁軍和其他大臣的實力,一舉扳倒了高銘,以涉嫌貪贓枉法的罪名抓了高銘,把他關進了天牢。
  
  高銘雖被關進天牢,但他并沒有崩潰。他心里清楚,皇帝必須顧忌很多事:自己是救過先皇的托孤重臣,如果要殺自己,皇帝的名聲會很不好;再加上自己掌權多年,門生黨羽眾多,帶兵的將領中也有很多人是自己暗中扶持的,這些人的分量,皇帝也不得不忌憚;從自己入獄的罪名來看,皇帝也是有所考慮的,貪贓枉法,這罪可輕可重,怎么判,全看皇帝怎么說了。
  
  因此高銘進入天牢后,十分鎮定。只是獄卒這一關不好過,天牢的獄卒是十分特殊的,他們雖身份低微,但有皇帝給的護身符;实墼C布一項制度——天牢的獄卒受朝廷保護,任何人敢打擊報復,視同謀反,嚴懲不貸!
  
  有了這道護身符,天牢獄卒就沒了后顧之憂,也成了大官囚犯的噩夢。甭管你多大的官,見了獄卒都要忍氣吞聲,想盡辦法賄賂,以求少受罪。雖然獄卒沒有權力動刑,但是他們的壞主意要使出來,讓囚犯比受刑還難受!
  
  高銘雖然權傾朝野,但也難逃這一關。他第一天被關進天牢,家人黨羽光顧著為他奔走,沒顧上打點獄卒。當天晚上,一個獄卒笑嘻嘻地打了一盆熱氣騰騰的水,送進高銘的牢房里,十分客氣地說:“高大人,您洗洗腳,解解乏。”
  
  高銘被人伺候慣了,也沒覺得有啥問題,正在脫鞋襪之時,那獄卒一個踉蹌,把一盆熱水都灑在了當作床鋪的稻草上。高銘大怒:“你干什么?”那獄卒笑嘻嘻地說:“沒吃飽飯,手腳沒力氣,對不住了。”說完,他拎著盆哼著小曲就走了。高銘面對著濕漉漉的稻草無計可施,喊獄卒換草,卻壓根沒人搭理。那熱水很快就涼了,稻草又濕又冷,根本沒法睡。無奈之下,高銘只好蜷縮在冰冷的磚地上,半睡半醒地熬著。
  
  迷糊中,高銘聽見有人說話,像是在罵人。接著牢門被打開了,高銘醒過來,那個潑水的獄卒垂頭喪氣地走進來,把濕稻草都抱出去了,然后和另一個獄卒抱進來很多干稻草,比原來的稻草更多更厚更干凈。高銘心里詫異,心說難道這大半夜的,家里送錢來了?
  
  這時,一個穿著牢頭衣服的人走上前深施一禮:“高大人,今天小人回了趟家剛好不在,手下無知,讓您受委屈了。”
  
  要擱在平時,牢頭這種不入流的小官,高銘根本不屑看一眼,但此時牢頭卻是大人物,高銘也不敢擺架子,還了禮說:“大人怎么稱呼?高銘身在獄中,還請照應。日后必有重謝。”
  
  牢頭再次施禮:“大人不必吩咐,小人包九,當過幾年縣丞,眼見混不上縣令了,就托人來當了這牢頭。大人曾照顧過家父,對我家有恩,因此家父吩咐小人,務必照應大人。小人官職卑微,但在這天牢之內,倒還能照應大人周全。”
  
  高銘松了口氣,他把自己的黨羽想了一遍,確實有姓包的,只是官職不高,不算是心腹,于是試探著問:“令尊可是包大有?”牢頭肅立回答:“正是家父,蒙大人提拔,當過一任縣令和一任知府。”高銘笑了笑,這包大有是個草包,替自己辦過事,后來因為貪污犯事,自己利用職權保住了對方的性命,罷官了事。想不到這樣的小人物,居然在自己落難時起了作用,真是天意,看來自己運氣不錯,這次也必能遇難成祥。
  
  想到這兒,高銘十分高興地說:“這次若本官能脫難,必然助你飛黃騰達!縣令算什么!”包九趕緊彎腰施禮:“全憑大人照應。”
  
  2。風云突變
  
  有了包九的照應后,高銘在獄中的日子好過多了。雖然由于律法所限,他還是得睡稻草,但其他方面大有改善。比如吃飯,包九會在正;锸惩鈫为毥o他買雞買肉,還會偷偷帶酒進來。只是高銘錦衣玉食慣了,家里的廚子堪比御廚,普通飯菜難以下咽,難免日漸消瘦。就連包九買回來的醬牛肉,高銘也只是吃了一片,就不動筷了。
  
  包九趕緊問:“大人,這牛肉是小人專門挑選的,很是鮮嫩,為何不多吃兩塊?”高銘苦笑道:“牛肉還湊合,只是這刀功太差,厚薄不一,筋肉不清,難以下咽。”包九松了口氣:“這事好辦,小人喜歡美食,跟家里廚師學過刀功,我幫大人改改刀就是了。”說完,他拿出一把小刀,把牛肉細細切了一遍,再奉給高銘。
  
  高銘一嘗,大為稱贊。這牛肉切得薄如蟬翼,筋肉分明,吃起來既筋道又好嚼。高銘贊嘆道:“牛肉是小事,關鍵是你的心意。我得意之時,巴結奉承我的人還會少?落難之時,才見人心。我自然不會讓你吃虧,我現寫一張紙條,你悄悄去我府上先拿一千兩銀子。”
  
  天快黑的時候,包九回來了,沉默不語地給高銘擺上酒飯。高銘察覺到包九神色不對,問他發生了什么事,包九開始不肯說,高銘再三追問,包九才吞吞吐吐地說:“大人,我今天到府上取銀子,被轟出來了。”
  
  高銘大怒,一躍而起:“是哪個混賬門房?那些家丁就是狗眼看人低,你沒讓管家出來嗎?”包九看了高銘一眼,低頭說:“我喊了,管家也出來了,可他也沒給我錢,說是大公子下的命令,大人您出事后,到府里敲詐勒索的人太多,都說是幫大人活動需要銀子,分不清真假,索性一律打出去。”
  
  高銘愣了一會兒,忽然冷笑道:“大公子嗎?這逆子向來花天酒地,不學無術。他這是怕我翻不了身了,白費了銀子。十足的蠢貨!我要真翻不了身,他能保住家產?包九,我再給你寫一封信,你直接去找二公子,他最孝順,一定會給你銀子的。另外,他肯定在想辦法營救我,有什么計劃,也帶回來給我。”
  
  包九第二天回來時,喜憂參半地告訴高銘:“大人在信里說小人是心腹,小人惶恐。二公子果然相信小人,先賞了小人一千兩銀子。二公子說,他正在聯絡大人的門生故友,向朝廷施壓。大人盡管放心,保重身體。”
  
  高銘心中歡喜,酒足飯飽后,又讓包九陪著聊了一會兒,這才睡下。此后,有了包九的細心侍奉,高銘的身體果然越來越好。而且包九幫他和二兒子之間通風報信,高銘一一指示二兒子,要做什么事,該去找誰。
  
  比如上書皇帝,不能殺兩朝老臣,這要讓禮部尚書說話;要向皇太后求情,提醒自己曾救過先皇,這要靠太后身邊的太監;要提醒皇帝,若高銘一死,眾多官吏惶恐,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排列三太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