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國新傳說 > 壁畫雷神

壁畫雷神

時間:2020-10-04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李硯是汴京城繪廟神的畫工,他的畫風簡約風雅不失神秘,色彩驚艷卻不流俗氣,在汴京大大小小的寺廟中,很受歡迎。
  
  這天,他那個不學無術的兒子李墨規,從外頭回到家,哭喪著臉問道:“爹,咱家的傳家寶,是不是一尊金打的雷神?”
  
  李硯正在調顏料,嘆了口氣道:“我只是一個不入流的畫工,也巴不得李家有傳家寶呢。你就別打這個主意了。”
  
  李墨規一聽,便雙膝一彎哭訴起來。原來,他在蒼狗街與人結怨,得罪了人,人家要打斷他的一條腿,他苦苦哀求,那人放出話來:“要放了你,那得讓你爹交出李家的金雷神。不然,你的腿可保不!”
  
  聽完李墨規的話,李硯氣得一巴掌打過去,把兒子打蒙了。遂拉過兒子,來到蒼狗街,找到那人,當著人家的面,活生生把兒子的一條腿打斷了,李墨規痛的當即就暈死過去。那人也不好說什么,只好放過李墨規。
  
  汴京城的畫工們都嘲笑李硯,怎么就生了這不肖子呢。
  
  這一晃,一年過去,李墨規的腿也康復了,人也來了個大轉變,他跪在李硯的腳邊,央求道:“爹,求您教我畫技吧。”李硯并不為之所動,只是回他說:“畫無技藝可言,手勤則勞,勞則練達,達則靈變,變則通心,心誠則靈。”
  
  沒想到李墨規這下真的用心了,跟著李硯周轉于各個寺廟的壁畫之間,久而久之,竟也依著李硯的瓢,畫起葫蘆來,還挺像模像樣的。
  
  斗轉星移,李墨規也漸入了畫道,成了一名汴京城的畫工。不過,他始終無法更進一步。雖然他的廟畫已出神入化,卻無法在顏料的配比上,做到艷而不俗,流光溢彩。
  
  這晚,李硯叫過兒子,對他說:“你是不是很想知道,李家到底有沒有金雷神?”
  
  李墨規的眼睛都直了,忙問:“爹,莫非真有金雷神?”
  
  李硯點了點頭,“你會不會怪我當初寧愿打折你的腿,也不交出金雷神?”李墨規搖了搖頭。
  
  李硯拿了梯子,扶著梯子的下方說:“金雷神就在梁上的龕中。”李墨規猴急地爬上梯子,在梁上尋到一個木盒。
  
  待盒蓋一掀開,里面并沒有金光閃閃,倒有一尊黑不溜秋的雷神,安靜地藏在木盒里。不過雷神雕的栩栩如生,跟李硯畫的壁畫雷神如出一轍。
  
  李硯摩挲著雷神說:“它不是金做的,也不是根普通的木頭,而是一節被雷擊過的龍骨。”
  
  李墨規糊涂了,問:“爹,那為什么叫金雷神呢?”
  
  為了回答兒子的這個問題,李硯決定帶李墨規去一趟天曇湖。他把那節龍骨揣在懷中,帶上艾草和一個熏爐,循著月光,父子二人徑直往汴京城的天曇湖而去。
  
  月光下,城外的天曇湖靜無人煙,湖中心兀自生長著一種密密的水蓮,那些水蓮,排成龍陣,只在月光下盛開,一抹淡香。
  
  李硯把船蕩到了水蓮陣,取出艾草,在熏爐中點燃,然后把龍骨放在熏爐中熏,不一會兒,就散出一種奇香。如水的月光下,奇香越來越濃,再看熏爐,那節被艾草熏過的龍骨,在月光下發出金子一般的色澤,宛若一尊金打的雷神!
  
  湖中的水蓮似乎都在艾草熏出的那奇異骨香中,輕輕搖曳,靜靜分泌出一種黏稠樣的液體,晶瑩剔透。
  
  李墨規不解地問:“爹,這水蓮怎么會流淚呢?”
  
  李硯意味深長地說:“龍骨經艾草一熏,被月光一浸,就呈金色。它是有靈氣的,當它被熏出了味,被水蓮嗅到,水蓮的蕊腺就會產生一種分泌物,就是蓮涎香了。”
  
  這味蓮涎香,正是李硯顏料中必不可少的“鎖色素”,李硯秘不示人的色彩調配,讓他有別于其他的畫工,也為他爭取了更多的活計來。
  
  李硯告訴李墨規,一年中只可取蓮涎香一次,不然過量汲取的話,整湖的蓮就會枯死。每次取的量,也都恰好讓李硯可以對付上一整年的壁畫生涯。
  
  回到家后,李硯當晚就傳給李墨規顏料與蓮涎香的配比,李墨規記在了腦中。
  
  不久,李家父子接到了康安寺的邀約。
  
  原來,在一場大雨后,汴京康安寺的迎面壁倒塌了。迎面壁本繪著“地獄眾生相”,教人向上向善,否則將入地獄受苦難。這次在大雨中無故倒塌,怕不是件好事啊,住持唯靜只好吩咐寺僧,到山下去請泥瓦匠速來修復。寺僧在半路上,遇到了幾個準備到康安寺拜佛的工匠,巧的是,他們一伙正是泥瓦匠。
  
  唯靜便在原址讓泥瓦匠動工了。待迎面壁的泥土墻砌好后,唯靜要李硯去構思“自然諸神圖”,意為:風雨雷電火諸神。
  
  可千算萬算,卻沒法算到,李硯在一次寺廟的高空作業中,跌下腳手架,當場就斃命,什么遺言也沒有交代,讓李墨規一下子失掉了主心骨。
  
  這一不幸的消息傳來,唯靜也吃了一驚。但李硯生前與唯靜交情不錯,唯靜為了表示對逝去故人的尊重,把繪迎面壁的重擔,還是交給了李墨規,叮囑他莫忘了父親的教誨,好好施展才華。
  
  李墨規忍著失去親人的悲痛,住進了康安寺。
  
  這天,又到了齋寶日。李墨規穿過燒香的蕓蕓眾生,看到了康安寺每月才顯露一次的寶物,正在為香客展示。最近幾年,香客紛至沓來,康安寺香火明旺。究其原因,康安寺顯露了兩件寶物:一件是佛音袈裟,由鏤空的金絲交叉編織而成的袈裟,風吹過金絲纏繞的狀網,卻能滌蕩出陣陣佛音;另一件是一串僧面菩提子,由一百零八顆菩提子雕成一百零八個僧面,惟妙惟肖。
  
  哪知道,隔天傳出消息,康安寺的那兩件寶物竟然神奇地失蹤了。
  
  汴京官府派人在康安寺各處調查取證,昨夜寺門緊閉,守夜的僧眾,并未見有異狀,連只鳥也沒有飛出去過。
  
  住在寺內的香客,只有李墨規和那幾個泥瓦匠。泥瓦匠已完工,他們算完工錢,就等著官府搜完身,以證他們清白后,就可離寺了。他們隨身只是帶著砌墻用的幾件小工具,并未有其他的包袱。
  
  李墨規懷著不安的心情,找到悲傷的唯靜,詢問是否繼續迎面壁的繪制事宜,唯靜雖然悲痛,但日常事還得承接下去,于是讓李墨規待迎面壁一經干燥,便可立馬繪制。唯靜看了一眼李墨規,關切地問:“你怎么鼻青臉腫的?”李墨規慌亂地說:“昨夜在林子里,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
  
  從住持的禪屋出來后,李墨規路過那面泥墻,泥墻已砌好,想必是泥瓦匠連夜砌成的。不出三日,那面迎面壁已干燥。
  
  自然,諸神已在李墨規腦中打了數遍腹稿了,遂用一天的時間便繪下素材稿,就等著上色了。
  
  李墨規把雷神的上色留到最后。金雷神對于李家的幫助,讓他對雷神有特殊的感覺在里面,他把雷神繪到了諸神的中間,最高點上,雷神左手執楔,右手執槌。在楔和槌的部位,用的是和雷神眼相同的顏料,使得雷神看起來精神集中,力道在握,仿佛手中的楔槌,隨時要在頭頂炸響一樣。只是,李墨規這一次的繪作,在蓮涎香外,多加了一例鐵砂粉,就摻在雷神的楔槌上。
  
  迎面壁完工了。雖然康安寺寶物丟失,至今未找到,但唯靜還是多付了一倍的工錢,表示對李墨規畫技的贊許。但李墨規婉拒了工錢。
  
  早春過后,汴京城通常會逢上雷雨天氣的。迎面壁只是一面裸壁,沒有遮擋,那幅新繪制的壁畫也裸露在雷雨中。
  
  第一年春雷轟轟響,第二年春雷轟轟響,直到第三年,早春的響雷炸響,就如同炸彈,很巧的,竟然命中了迎面壁。聽午夜起早的僧人講,只見汴京上空,電閃雷鳴,一個響雷打過,一道閃電就擊中了迎面壁,迎面壁裂開了一條大縫。那裂開處,正是繪在雷神手上的楔槌,仿佛是壁上的雷神復活,擊打了楔槌,導致墻壁開裂?砷_裂就開裂,怪的是,那壁畫里竟有包袱,從裂縫處露了出來。
  
  迎面壁內有包袱,這一蹊蹺事,傳至官府的耳朵里,官府便又來接管此事。捕快讓人撬開此墻體,墻體里掩藏的寶物,竟然是失蹤三年的康安寺寶物。
  
  這到底如何解釋?面對重獲寺寶的喜悅,住持唯靜打了句佛語:阿彌陀佛。自打失了寶物后,康安寺早已失卻了往日的熱鬧,倒是隔壁的一座涌泉寺,也學著康安寺以前的做法,秀起了寺寶。
  
  如今寶物在泥墻中出現,唯一有問題的是那幫砌墻的工匠。官府順藤摸瓜,總算厘清了這個詭奇的案子。
  
  原來,康安寺周邊的一座涌泉寺,地勢不好,一直被康安寺壓著,香火也不如康安寺的旺。涌泉寺的一幫僧眾,假借康安寺迎面壁倒塌之時,喬裝打扮,自薦當泥瓦匠,到康安寺砌迎面壁,目的很明顯,就是要奪下康安寺的鎮寺之寶,讓康安寺無寶。
  
  那夜,涌泉寺僧眾繞過幾處輕巧的機關,竊得寶物。涌泉寺并不想據寶為己有,只是要給康安寺難堪,便連夜砌墻,把寶物砌進迎面壁中。找不到贓物,他們就可以脫得了干系。
  
  暗夜砌墻的理由,是因為康安寺埋怨工期緊迫,也在情理之中。哪知,這暗中埋寶一幕,不巧被李墨規看在眼里,李墨規當時就把砌墻僧捉了個正著。
  
  “你們,你們怎么可以盜取寺寶?”李墨規一臉正氣,怒道。
  
  涌泉寺僧眾哪容得李墨規這個知情者,便掩鼻遮口的,把李墨規弄到偏僻處,打了他一頓,拋下話來,此事到此為止,若李墨規揭發他們盜了寺寶,李家的祖墳將被夷為平地。
  
  李墨規把嘴唇咬出了血,父親尸骨未寒,若再被拋尸荒野,他如何面對先人?李墨規的心在滴血。
  
  既然明的不行,李墨規就另用手法。父親教給了他顏料的配比,他從中得到啟發,于是在蓮涎香中,加了鐵砂粉在其中。他想著力繪一尊尋物破案的雷神。天網恢恢,果然借助自然的力量,迎面壁的鐵砂,在雷雨交加之夜,被雷電擊中,墻體開裂。
  
  事畢,涌泉寺僧眾得到了應有的報應。他們原本在竊笑,李墨規這個受脅迫的可憐蟲,不能反抗,沒想到李墨規的這一出壁畫雷神擊楔槌,出賣了他們,也被汴京人傳得神乎其神。李墨規終究成了汴京畫廟神的名手。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排列三太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