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民間故事 > 買米

買米

時間:2020-09-12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民國初年,潮州府有個大富商,他的千金愛上了一個窮小子,叫阿明。富商自然看不上阿明,無奈女兒跟人家瞧對了眼,死心塌地非君不嫁。沒辦法,富商就想著讓阿明入贅,但有個前提,先讓他來家里打工,考察一番,覺得是可造之材才讓他們成婚;反之,這婚事就休想再提。女兒跟阿明一商量,兩人便同意了。阿明讀過幾年書,會算數,便被安排到賬房里做工。
  
  這主意本來是皆大歡喜,可還是有人不樂意,那就是賬房先生跟他兒子。原來賬房先生的兒子也看上了富家千金,賬房先生盤算著,富商沒兒子,只要撮合自己兒子跟富家女成好事,偌大家業就落到自家頭上。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,眼看榮華富貴就要被別人搶去了。
  
  賬房先生心中不快,就想教訓教訓阿明。聽說潮州府下的饒平縣出產一種香米,香氣撲鼻,米白如玉。他便叫阿明獨自下鄉去購糧,先購回兩斤香米來做樣板,如成色尚可,后續再大量采購。阿明初生牛犢,不知是計,樂呵呵地就上路了,竟沒跟賬房先生要一把秤。
  
  賬房先生得意地對兒子說:“凡下鄉采辦,都得自帶秤,防的就是刁民奸商缺斤短兩。那臭小子什么都不懂,這次去肯定得上當,到時我們就要他好看。”
  
  第二天,阿明順利采購了兩斤樣米回來,賬房先生有意喚來富商,當面驗收。香米要價比其他地方的米貴一些,但質量上乘,富商十分滿意,賬房先生卻說:“采購最忌缺斤少兩,得先稱一下所購斤兩,方可確定他是否行事穩妥。”說著,賬房先生叫兒子拿來賬房里的公秤,將阿明買回的香米過秤,一看,兩斤米非但一兩沒少,還有多的。
  
  富商邊看邊點頭,賬房先生卻算盤落空,陰陽怪氣地說道:“第一次辦事順利是僥幸,老爺,咱們還是得看他接下來的表現……”說著,賬房先生讓阿明再去采購六百斤香米,他兒子見了著急,怕阿明搶了風頭,便悄悄地對父親說:“你還安排那么多事給他,難道想讓他在老爺面前多表現嗎?”
  
  賬房先生安慰兒子道:“估計上次買的米分量小,賣米的沒算計他,也算那小子走運。這次我們動些手腳,看他還怎么得意!”
  
  這次,阿明又按時歸來,馬車載著滿滿的香米。賬房先生招呼伙計上前幫忙卸貨,搬運騰挪間,他示意兒子偷偷從袋子里倒出幾十斤米藏起來。沒一會兒,富商回來了,湊過來看貨。賬房先生忙叫人把貨過秤,他心想:我們偷拿了不少,這次怎么著都不會滿六百斤了。誰知,所有香米過秤后仍有六百多斤,這下賬房先生與兒子都看傻眼了。
  
  過了段時間,店里的香米快賣完了,賬房先生讓阿明再去采辦六百斤。這次,他還特地叫兒子扮成采購商的模樣,專門到饒平縣放出風聲,要大量采購香米,好暗中抬價。阿明拿著和上次一樣多的錢到了縣城,卻得知香米的價格上漲了一些,他議價不成,只得花光帶去的錢,盡可能多買一點米。
  
  阿明拉著米回來,就見賬房先生與富商早已在院里等著了?吹桨⒚餍敦,賬房先生便問:“這次是不是也收購了六百斤呀?”他心里清楚,以現在的價格,阿明預支的那點錢根本買不到六百斤香米,要是阿明完不成任務,正好可以在老爺面前告他辦事不力。
  
  阿明卻點點頭,請富商老爺與賬房先生過目。賬房先生讓人把米過秤,沒想到仍有六百斤。
  
  賬房先生連道“不可能”,以為手下人跟阿明狼狽為奸,幫著他蒙混過關,于是便搶過秤來想要自己復秤。
  
  這時,阿明從裝米的車上取下一把秤,道:“先生,用你那把秤稱出來是六百斤,而用我這把秤稱,就不是嘍!”此話一出,眾人都聽不明白了。阿明請富商老爺上前細看,他這把秤上面的準星沒有不同,只是秤砣要比賬房先生手上的那個大了不少。
  
  富商老爺忍不住問道:“難道關鍵在秤砣上?”
  
  阿明點頭,說:“老爺,您不知道,我近些日子買米,去的是饒平縣里的三饒鎮,那里流行用‘百六砣秤’,別的地方是半斤八兩,那兒是半斤十兩,一斤就是二十兩,也因為這樣,他們那兒的米就更貴一些。”阿明第一次去買米,因為買的數量少,沒看出異常;第二次去,他多了心眼,經討教才弄明白秤之間的差異。原來以前有位叫吳六奇的總兵駐守三饒,因為嫌每斤十六兩的“六”與其名字諧音,有沖撞之意,故下令將每斤定為二十兩。“二十兩”的換算比“十六兩”著實要方便些,便被當地人沿用至今。當時潮州其他地區的百六砣秤都是每斤為十六兩,唯獨三饒地區所用的百六砣秤是一斤二十兩,知曉這事的外地人自然不多,也難怪連賬房先生都不知情。
  
  這時,阿明才向富商老爺和盤托出:他第二次買米,用三饒鎮的秤買的是六百斤,這些米拉回來,用自家店里的秤稱出來應該是七百多斤,可最后稱出來卻是六百多斤,他就察覺當中有人動了手腳。
  
  阿明說:“這一次,我一到三饒鎮就聽說有人暗中抬高米價,使得我有錢也未必能買到足夠分量的香米,不過幸好‘百六砣秤’和我們這兒的秤有差異,一斤多出四兩,讓我勉強過關了。至于那動了手腳和哄抬米價的人……”說到這兒,阿明抬眼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賬房先生和他兒子,只見那父子二人神色慌張,眼神躲閃,不發一言。
  
  富商老爺聽完來龍去脈,又瞥見賬房先生父子倆的窘態,心里便有了數。他虎著臉,尋了個理由,將那父子倆趕出了門。就這樣,阿明順利完成了考驗,成了富商家的東床快婿啦!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排列三太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