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
當前位置: 主頁 > 讀者文摘 > 社會 > 司空見慣與理所當然

司空見慣與理所當然

時間:2020-10-04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宅家的某一天,天色近晚,他問:晚飯我試著做做咖喱烤翅、冬筍肉片可好?我從書頁中抬起頭,笑答,好極了,難得有興趣學做菜。他又說,是一位當飯店廚師的友人教的做法,這些菜可是他們店里最受好評的家常菜。我心頭一動,狡黠地問他,在飯店吃的菜,同家沒關系啊,還能叫家常菜嗎?他被我逗樂了,這不是司空見慣嗎?
  
  可是,除了法規、道德所明確的之外,這些“司空見慣”,還有那些“理所當然”,就會有一些令人說不清的感覺。比如,熟人之間見了面,大多會說一句“下次約茶”或“有空一起吃飯”,其實雙方可能都沒有當回事兒。又比如,電話快過郵件、微信功能多過短信,所以用到書信的場合已經不多,有時候連情侶之間的交流用幾個表情符就可以完成。再比如,買一盆“永生花”而不是一束鮮花,不僅花期可保持長久,還可以免去澆水、修枝、移瓶。
  
  然而,不會履行的約定還能叫約定嗎?除了書信,還有什么交流方式能夠讓人最大限度地體會到從等待、猜想到緊張、釋然,再到欣喜、珍重的心理過程?
  
  至于花朵,清早我就給房內一瓶雛菊和一瓶玫瑰換上清水,它們依然娉婷。當然,花開有時,靜待亦有時;ò甑袈淞,花香留枝頭。正是這種自然,讓我覺得珍重。不在于花朵們本身有多艷麗、開得有多充分、保持得有多持久,而在于只要被認真對待,它們會給予一種生機。植物的生機,是一種能量,在對待它們的過程之中,人交付出時間、精力,收獲變化、平靜。曾經,我買過一把銀柳。當時,花店老板說,將它插在瓷瓶里,省心得很,不用換水、修枝、也不用挪動,就可放置一年多。就為了“省心”二字,我買下了它。但很快,由于我的不留意和它的太省心,那把銀柳被“遺忘”在房間的一角,悄悄地褪著色,直到又是添置年花的時節。我這才發現,如果不去認真對待和觀賞,花事的本身就缺少了很多過程感,也沒了趣味,當然也就無法體會生機。自此,不止于花事,我不再圖什么好打理、不必管了。
  
  也許你會說,對“司空見慣”或“理所當然”不必吹毛求疵,也不能都用“對”或“不對”、“好”或“不好”來評判。我同意,但我還是希望,能于日常中尋找非常,同時,也能于非常中接受日常。就像家常菜本質上在意的并不是菜,也不是家人的手藝有多好,而是“家常”的背后,有著珍重和關愛。還有就是這個特別的農歷新年以來,大多時候都宅在家里,堅持著自己日常的那些愛好,為的是有一天能夠夸自己一句“那段時間,你沒有虛擲”。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排列三太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