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
當前位置: 主頁 > 讀者文摘 > 人生 > 我們都是母親的天敵

我們都是母親的天敵

時間:2020-08-24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零歲。他在母親腹里,把母親折騰得不得安寧。母親忍住,溫柔地撫摸著肚里的孩子,幸福地想:這一定是個男孩,以后勁兒大著呢。
  
  出生時,母親擔心剖腹產對孩子生長不利,選擇了順產。任何一個男人,都不會明白女人生子那一刻所經歷的疼痛。據說,人的疼痛分為十二級,而分娩的疼痛是人世間所有疼痛的頂端。母親沒有拒絕那樣的疼痛,反而歡喜地接受了那一份幸福的痛。那一年,孩子剝奪了母親的美麗。紅紅的妊娠紋,像一道道刺目的疤痕爬滿大腿和臀部。她開始變得臃腫。她知道,她的青春與美麗再不復回。
  
  一歲。母親是孩子的全天候保姆,她的身體每時每刻都處于透支狀態。她撐著一副骨頭架子,沒有思想意識,只有兩個乳房提示著她的存在——自己的唯一作用就是喂養。從孩子出生,母親沒有睡過一個好覺,只要孩子哭,她的心就揪得厲害。母親得喂食,得哄著孩子,得給他換尿布。孩子翻來覆去,不得安寧,母親就這樣半坐半睡地捱到天亮。孩子總有生病的時候,母親寧愿病在自己身上,疼在自己身上。孩子用過藥,漸漸睡下。母親借著月光,看著他的小臉,充滿愛憐地親吻著他的臉頰。母親摸摸孩子胖乎乎的手,讓孩子在夢中感覺到安全。漸漸地,孩子把母親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剝奪走了。
  
  六歲。孩子開始上學。每一天,母親都拉著孩子的手去學校;每一天,母親都早早地等在校門口,然后拉著他回家。每一天,飯桌旁,孩子像只翩然的蝶,歡快地跟母親說著學校里的趣事。后來,有一天,孩子犯了錯誤,母親不忍責打,只是對他嘮叨了幾句。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孩子開始抵觸,甚至,他開始埋怨起母親的臃腫與老態。在外面,孩子不愿叫她。那一天,孩子甩開母親的手,單獨奔向學校。那一天,在學校門口,孩子裝作不認識母親,搶在前面,飛奔回家。從那一天開始,孩子再不要母親送他上學,他再也不會在飯桌旁眉飛色舞地說起學校的趣聞。然而,母親依然歡喜地為孩子做著最可口的飯菜。從那時候起,為了孩子能健康良好地成長,母親放下了所有的個人愛好和私人生活,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孩子的生活和教育上。
  
  十三歲。孩子說,你永遠不能理解我的想法!他開始叛逆。有一天,他離家出走。他結識了社會上的幾個小混混,學著抽煙,跟著打架、搶錢。當母親再一次見到孩子時,是在派出所。母親揚起的手緩緩放下。連日連夜的奔波操勞,再加上心疼如抽絲,她當場倒地。孩子知道錯了,心有悔意。不過,不論對于孩子還是母親,他們都隱隱知道,有一些東西,已不能挽回。
  
  十八歲。高中畢業,孩子落榜。為了避開母親,他遠走他鄉。他幾乎沒有給母親打過電話。難得的幾次,他也是嫌母親嘮叨厭煩,匆匆掛斷。母親整日捧著孩子的相片,溫馨地回憶著孩子小時候的事情。同時,也在憧憬著孩子將來能出人頭地。終于有一天,孩子回了趟家?粗⒆永仟N不堪的樣子,母親對孩子在外的狀況已了然。她裝作什么都不知道,滿臉高興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”可是,沒過幾日,他便走了——他管母親要了些錢,繼續過他一個人的世界。
  
  二十八歲。他成家了。母親感到很幸福:孩子終于長大了,再不用為他操心。剛結婚那些日子,她和孩子們團聚在一起?墒,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她漸漸難得見到孩子了。孩子說,我們工作太忙了,您這身子骨也別成天走動。母親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房子里,她實在不知該做什么,便煨個湯,燒個菜,帶給孩子。孩子說,我們今天要出去吃飯呢。于是,母子匆匆而別。她不知道,曾經有過的溫馨家庭,不知被什么東西拆解得支離破碎。
  
  四十八歲。母親去世。她手里握著孩子小時候的照片,不放手。
  
  沒有人來看她。
  
  沒人知道“他”是誰。
  
  也沒人知道“母親”是誰。
  
  或許,那僅僅是一個代號。
  
  不過,我們竟是如此熟悉。仿佛“他”就是我們自己或是我們身邊某個人的影子,仿佛“母親”就是我們面前的那個年邁的媽媽。
  
  我們會回想起,自己認識的一個孩子在剛出生時已經把母親的生命奪走。我們會想到,某人在一歲時他母親患上了乳腺癌。我們會想起,小學時,自己開始和母親頂嘴;中學時,說了一句“你不是我媽”,于是,母親啪的一下,打到了你的臉上。也許,我們身邊的某個鄰居在工作的時候,或是成家的時候,已經把年邁的母親遺棄……
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排列三太假了